當前位置: 學術臨床 > 歧黃論壇

岐黃學者學術思想(14)方邦江

急者亦可治其本

——論“急性虛證”理論及臨床應用

時間:2019-12-25 來源:中國中醫藥報4版 作者:方邦江

  方邦江,男,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龍華醫院急診科主任,二級教授,博士生導師、岐黃學者。兼任上海市中醫藥學會急診分會主任委員、中國中醫急診??漆t聯體主席、世界中聯急癥專業委員會會長。獲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等省部以上科學獎勵10余項,主持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等省部級以上課題30余項,發表論文300余篇,主編著作6部、教材8部。

  “急性虛證”是指突感外感六淫、疫癘、中毒、失血、失液、各種外傷等急性的、嚴重的病理因素導致人體正氣迅速耗傷的一種病理狀態,特別是在急危重癥的救治當中具有十分重要地位。筆者在總結借鑒前人學術經驗的基礎上,基于30余載中醫臨床實踐,首次提出了“急則亦可治其本”的學術觀念,打破了“急則治其標”的傳統學術理論,倡導“急性虛證”學術理論,以冀對同道有所啟發,為中醫臨床尤其是中醫治療急危重癥開辟一條新的思路。

  歷史溯源

  “急性虛證”在中醫學中并沒有系統提出相關病名,但歷代醫籍的論述有類似記載,如在《黃帝內經》一書中就有對命名冠以“暴”“卒”“厥”等急性疾病所導致的“急性虛證”的描述,并認為:“三虛至,其死暴疾也”(《靈樞·歲露》)、“三虛相搏,則為暴病卒死”(《靈樞·九宮八風篇》);又如張仲景《傷寒論》所論“直中”皆“急性虛證”之范疇;《景岳全書·厥逆》曰:“氣厥之證有二,以氣虛氣實皆能厥也。氣虛卒倒者,必其形氣索然,色清白,身微冷,脈微弱,此氣脫證也?!撜呷绱蟊来笸禄虍a血盡脫,則氣亦隨之而脫,故致卒仆暴死”,這些都是“急性虛證”的危候。由此可見,對于“急性虛證”的臨床表現,歷代醫家在不同的疾病當中均有確切的描述。

  近代以來,“急性虛證”的發生呈日益增多之勢,臨床中如本屬實證的疾病,在使用中、西醫藥物后,呈現“急性虛證”的脫證狀態,如過敏性休克、感染性休克、失血與失液性休克等。

  病理機制

  “急性虛證”是致病因素導致的機體短時間內出現陰陽、氣血、臟腑功能迅速虛衰的證候,多表現為“邪實未去、正氣已虛”、起病急、變化快、并發癥多、病情危重,即“急、重、虛”的證候特點。

  氣虛、氣脫

  正不敵邪,或正氣持續衰弱,以致氣不內守導致氣血津液外脫散失;或因大出血、大汗出等氣隨血脫、氣隨津泄而致正氣外散虛脫,以致機體功能活動突然衰竭,這是各種虛脫病變的主要機理。如膿毒證、過敏性休克等。

  血虛、血脫

  脾不攝血、肝不藏血、熱盛動血等導致血溢脈外之咯血、吐血、便血、崩漏等各種出血證。在臨床中常見于大咯血、上消化道大出血、崩漏等短時間內因大量出血而出現血脫,是“急性虛證”的一種表現。

  陰虛、陰脫

  陰虛乃熱病之后或因五志過極等,使陰液暗耗而成陰液虧少。而陰脫的主要病因是機體內暴吐、暴瀉后陰液暴脫致亡陰,以大汗淋漓和汗溫、咸而黏為特征,是疾病的危險證候,若救治稍遲,死亡立見。

  陽虛、陽脫

  過食寒涼(包括寒涼藥物)及寒邪直中等導致陽氣急性損傷,繼而在陽虛基礎上發生陽脫,如急性左心衰之心陽暴脫證、小兒喘咳肺炎重證所致心陽暴脫、休克等陽氣暴脫證。

  治療原則

  “虛則補之”(《素問·五常政大論》)是“急性虛證”的治療原則。針對人體氣血陰陽不足和臟器的虛損進行補益是“急性虛證”的治療方法??煞譃椋貉a益法、溫里法、固澀法等。

  補益法

  補氣:適用于急性氣虛的病證,如倦怠乏力、呼吸短促、動則氣喘、面色晄白、食欲不振、便溏、脈弱或虛大等。

  補血:適用于急性血虛的病證,如頭暈眼花、耳鳴耳聾、心悸失眠、面色無華、脈細數或細澀等。

  補陰:適用于急性陰虛的病證,常見于溫熱病,癥見口干、咽燥、虛煩不眠、便秘、甚則骨蒸潮熱、盜汗、舌紅少苔、脈細數等。

  補陽:適用于急性陽虛的病證,如畏寒肢冷、冷汗虛喘、腰膝酸軟、泄瀉水腫、舌胖而淡、脈沉而遲等。

  溫里法

  溫中祛寒:適用于寒邪直中臟腑等而出現身寒肢涼、脘腹冷痛、嘔吐泄瀉、舌淡苔白、脈沉遲等。

  溫經散寒:適用于寒邪凝滯經絡,血行不暢而見四肢冷痛、膚色紫暗、面青、舌有瘀斑、脈細澀等。

  回陽救逆:適用急性陽氣衰微,陰寒內盛而見四肢逆冷、惡寒踡臥、下利清谷、冷汗淋漓、脈微欲絕等。

  固澀法

  固表斂汗:適用于表虛不固的急性汗證,包括發表過度的汗證。

  澀腸止瀉:適用于脾腎陽衰,以致急性下利不止、滑脫不禁的病證。

  澀精止遺:適用于腎氣虛弱、膀胱失約的急性小便失禁。

  臨床驗案

  湯某,女,44歲?;颊咭颉靶奶E停心肺復蘇術后10天”于2011年5月20日收入。5月11日行痔瘡切除術中突發心跳驟停,經心肺復蘇后自主心律恢復,仍意識喪失,無自主呼吸,以呼吸機輔助呼吸即轉入上海長征醫院重癥醫學科治療,期間予抗炎、抗休克、抗癲癇等并行呼吸機輔助呼吸和血液凈化、亞低溫治療。5月17日行氣切術。病人仍然呈深度昏迷,無自主呼吸,持續高熱、肢體抽搐。5月18日轉入我科。診斷:中醫:脫證(痰蒙清竅、元神虛脫),西醫:①心肺復蘇后綜合征(肺、心、腦、腎);②膿毒癥休克;③繼發性癲癇。

  中醫辨證當屬“脫證”之陽氣暴脫,兼痰蒙元神之證,急以復元醒神、佐以豁痰開竅,予復元醒腦湯方(人參60克、附子60克,大黃粉30克等),伍安宮牛黃丸、羚羊角粉,同時減少抗生素、抗癲癇藥物及停止亞低溫治療。

  5月25日,自主呼吸恢復及臟器功能檢查正常,停用呼吸機及血液凈化治療。29日,患者神志清楚,可自主進食,無特殊不適及病理征,轉康復治療。

 ?。ㄗⅲ何闹兴d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。)

(D)

凡注明 “中國中醫藥報、中國中醫藥網” 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“中國中醫藥網” 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。
2017年微商卖什么产品赚钱